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皇家捕鱼游戏》皇家捕鱼游戏是以小说搜索引擎为主,书友交流为辅的皇家捕鱼游戏站我们致力于小说搜索引擎的研究,让大家看书更方便我们获得众多原创皇家捕鱼游戏站授权,建立网络小说免费阅读基地。

从蜈蚣沟出来远远就能看到细沙河。白脸猛然看到细沙的河边不知何时已立起了几个大帐篷外面还有鬼子兵晃晃去,看样子鬼子指挥部就在这里。白脸暗暗点头,当王老道就不止一次说过,打起仗来千不要小看鬼子兵,些鬼子一个个的都着呢。就象现在,子把指挥部立在细河边就是件非常有究的事情。那细沙河面宽阔,此时正隆冬,河面上早已冰,看上去视野非开阔。任何部队想在河对面对鬼子的挥部发起攻击而想不被鬼子发现都是可能的,这样一来对面白石沟许三姑人马基本就指望不了,一条细沙河现对于鬼子来说就成天然屏障。而在鬼指挥部的正前方则牵马岭下的曾家屯现在整个屯子里听都乱糟糟的,不用鬼子兵和伪军肯定在封锁村子。而且目前看来,鬼子兵方面以河为障,拦了许三姑的人马,方面又封锁村镇,正面的威胁消于无,再派小阎王带着把李白脸堵在蜈蚣里出不来。别看鬼的人马不算太多,却在细沙河边稳如山,大杀四方,“党”的人连一点基的反击都组织不起。李白脸叹了口气说实话,他刚从蜈沟出来的时候,还着干脆就潜进鬼子指挥部,直接干掉田,给他来一招釜抽薪。可照现在看话,自己还没摸到沙河边,就让小鬼的机枪给打成筛子。无奈之下,李白只能远远的看了几鬼子的指挥部,再过村子往牵马岭老而来。真正让李白纠心的还是王老道底咋回事了?难不真的象小阎王说的样让鬼子给抓了?不然的话这老营里咋一丁点动静都没?可李白脸又摇了头,那王老道可不个好相此的主,脑一转就是百十个鬼意。要不咋说,他蝎虎子都能投靠王道的“穷党”呢,是觉得王老道这人谱,不是那种光凭一腔热血就和鬼子磕硬碰的愣头青。白脸抬起头,从他位置是可以看到牵岭老营的,可现在营里黑漆漆一片,点灯火都没有,更不出半点动静,实让人无法猜到是咋事。鬼子和伪军已控制了山下曾家屯李白脸只能绕村而,直奔老营。可眼到了山下了,李白心思一动,却没有道往老营里去,而沿山而走。不多会功夫,一条山边的岔路已经出现在脚。虽然李白脸确认人跟踪他,却还是下望了望,这岔路通一条秘密山洞,王老道交待给他的急聚头之处,外人难知道。可也就是白脸四下张望的时,突然间山边的草里有“沙沙”的脚声传了过来,李白心头一惊。毕竟李脸在参加“穷党”前也和蝎虎子一样是专干那打家劫舍当的悍匪,尽管那路之人极为小心,绝对逃过李白脸的朵。李白脸屏住呼,伏于一株枯树之,暗想若是真有小子的人摸到了这个密山洞的话,那小王说的就肯定是真。约么着也就是李脸心思一动的功夫那脚步声却突然消了,李白脸竖起耳左听右听,居然再不着半点声音,不得心头大骇。他娘,遇到了鬼不成?当李白脸起疑的时,一只手已经人后轻轻的拍在了李白的肩头:“谁?”白脸只觉得头皮发,就凭他李白脸的手,居然能被人这悄无声息的摸到背,这些年的江湖道是白走了吗?显然方是想确定一下自的身份,要不然的,先是一刀子捅过,自己现在已经成枉死鬼了。然而李脸却没那么客气,天晚上处处透着诡,鬼子疯了一样的打他的蜈蚣沟,牵岭老营上又半点声没有,蝎虎子与曾兄弟的人马不知所,李白脸现在哪还心思和陌生人答话几乎连想都没想,白脸猛的转过身来便在电石火光之间一把匕首刀已经抄手里。他不敢开枪怕引来鬼子,但那首刀却是直奔着身之人的要害而来。李白脸也是在生死亡的战场上爬过来,他深知这其中的害,一出手就是夺性命的杀招,那怕杀错了,也总比枉的强。“咦?”身之人果然没想到李脸会突然出手,但应却是不慢,李白的反身回刺已经是尽全力了,可那人反手一挥,但听“”的一声,匕首刀乎被什么东西拦住。听声音不象是木,但却也不象是利。是剑鞘!李白脸然醒悟道。果然,人用剑鞘先是拦住李白脸的匕首刀,原势不改,以剑柄着李白脸,手按绷、宝剑出鞘。李白暗叫一声不好,但得冷锋扑面,不等白脸后退,锋刺毕的剑刃已经架在了白脸的脖子上,但得一阵透骨深寒,白脸吸了口冷气,知这是一把销铁如的宝剑,自己若是乱动一下,一颗人估计就不保了。松火把发出“哔啵”声音,还带着一股鼻的味道。时尔有风从洞口吹进来,那些火把吹得乎明暗,一如人心。白沟的许三姑今年约三十岁左右,穿着身绿色的花袄,此拿着一块油布轻轻擦拭着手里的盒子,口中却一言不发若是被鬼子看见许姑出现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为按照鬼子的战术现在许三姑和她的马应该老老实实的在白石沟里才对。不知,这闾山地形杂,无论是李白脸是许三姑这样的敌眼中的“贼猷”,出这一亩三分地,不如入无人之境?是许三姑的脸上现看不出半点喜色,至是毫无表情。她边擦着枪,一边或将弹匣卸出再推进,或是扣一扣板机虽然她只是直直的着手中的短枪,但的每一个动作都让面的几个人心惊肉。谁都知道,这许姑当初可是西山火狸的部下,有多大事到是可以放在一,只是杀起人来却象火狐狸一样的心手辣。因此上许三每次看似无意的将口抬一抬,都让站蝎虎子后面的草上心头一紧。要说草飞大小也是见过世,跟在蝎虎子后面番枪林弹雨闯出来,然而今天面对着声的许三姑,这心却越来越没有底。不由得看了一眼蝎子,但很明显大哥虎子可是比草上飞能沉得住气。尽管在已经是十冬腊月雪飞的时候,可蝎子却只穿了一件老皮坎肩,两条胳膊那一块块铁疙瘩般健子肉在松油火把反着古铜色的光,佛刀枪不入的金刚汉一般坐在那里。这样的大哥坐在前,凭谁也会长出一气。所以与草上飞同的是,站在另一的齐三泰就越发显有些大大裂裂,甚还偶尔用眼角扫一许三姑身后的俏丫。草上飞暗中踢了齐三泰,草上飞可记得,上一个敢对三姑的人动手动脚家伙,是被许三姑卸八块扔在了细沙的河滩上,连个敢尸的都没有,最后被野狗拖走的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皇家捕鱼游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 录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盖世至尊传

夏桐

皇上你马甲掉了你造吗

浅慕

傅先生的小心肝

夏沁

腐食者

烟雨江畔

假面骑士将令

冷若曦

傅爷你夫人马甲A爆了

柔诺